哈代主义

哈代的数学的信条——推崇纯粹数学,鄙视应用数学——称为哈代主义。



戈弗雷·哈罗德·哈代

尽管英国数学有浓厚的应用传统,比如牛顿开创的微积分。甚至由于牛顿的无上光环,英国数学家甚至抵制欧洲数学。到了20世纪,英国数学哈代一派人走向另一个极端,醉心于欧洲大陆的纯粹数学,看不上应用数学。

哈代称他一生所做的数学没有一件是有用的。他说:

我从来没有做过‘有用的’的工作,没有一样对人类生活有过或将有丝毫的,直接或间接的,好或坏的,影响。

哈代的纯粹数学的信条称为哈代主义。

哈代鄙视应用数学:

数学的这一部分(指应用数学),整个来说,是最无味的,最没有美感的部分。‘真’数学家的‘真’数学,例如费马、欧拉、高斯、阿贝尔、黎曼等人的数学,几乎全是‘无用的’。

哈代怜悯数学物理学家:

要使自己有用就必须做单调乏味的工作,他们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尽管他们希望升上高处也不能。“想象”的宇宙比这个呆板地造出来的“真”宇宙要美丽的多。由于这个残酷的但是真实的理由,即他们与实际不符,所以应用数学家所能想得出的最美好的成果也应该马上丢掉。

不过,哈代的数学还是在一些学科领域有广泛应用。比如群体遗传学里的哈代——温伯格定律哈代-拉马努金渐近公式在物理学计算原子核配分函数,计算理想玻色-爱因斯坦系统的热力学性质。

不知哈代对此作何感想?

其他学科也有类哈代主义。比如物理学里,粒子物理鄙视凝聚态物理。这种情绪引起凝聚态物理的反击,安德森写出他的名文More is Different卢瑟福鄙视其他学科,称只有物理是科学,其他学科都是集邮。然后,他得了诺贝尔化学奖。是不是应该说卢瑟福得了集邮奖。在社科领域,经济学不断侵占其他学科的地盘,这被称为“经济学帝国主义”。

除了这些泛哈代主义,还有反哈代主义,即推崇应用研究,鄙视基础研究。

也有人对此种互相鄙视都不以为然。巴斯德干脆就说:

没有应用科学这回事,只有科学的应用。

本文哈代引语来自:《知无涯者——拉马努金传》,上海世纪出版集团,pp149-151

标签: 哈代, 纯粹数学, 应用数学, 数学物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