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软科普 下的文章

外星人发现我们了吗?——《纽约客》杂志专访哈佛大学天文学家Avi Loeb



哈佛天文系主任阿维·勒布(Avi Loeb)



哈佛天文系主任阿维·勒布认为星际天体“奥陌陌”行为怪异,来源扑朔迷离。

2017年10月19日,夏威夷大学的天文学家们发现了一个正穿越我们的太阳系的奇怪天体,认为它是一颗红色的细长小行星。这是在太阳系内发现的第一个星际天体;科学家们将其命名为奥陌陌('Oumuamua),夏威夷语中意为侦察员或信使。

次年10月,哈佛大学天文系主任阿维·勒布(Avi Loeb)与哈佛博士后研究员Shmuel Bialy共同撰写了一篇论文,研究了“奥陌陌”的“奇特加速度”,并提出该天体“可能是外星文明故意发送到地球附近的一颗完全受控的探测器”。

勒布长期以来一直对寻找外星生命很感兴趣,最近他又上了头条,他提出我们可能会与发射这颗探测器的文明进行交流。“如果这个外星文明爱好和平,我们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对《明镜周刊》说到。

《纽约客》杂志最近电话采访了勒布,他对科学家们没有及时发现奥陌陌,甚至连照片也没留下一张感到沮丧。他说:“我写这篇论文的动机是提醒学术界密切注意下一个进入太阳系的星际天体。”在电话专访中,勒布谈了他认为认为奥陌陌可能是外星人探测器的理由,非科学推测的危险,以及对先进外星文明的信仰与对上帝的信仰有什么共同之处。

- 阅读剩余部分 -

我的名字将在明年送上火星

NASA开启了一项叫做“火星2020”的活动,可以将你的名字带到火星去!

申请网址:https://mars.nasa.gov/participate/send-your-name/mars2020/

只需要填上名字、国家和邮箱,提交就可以啦。

名字如何送上火星?

名字会被刻在一个芯片上,芯片搭载火星2020探测车,抵达火星。

什么时候上火星?

按计划,美国时间2020年7月17日发射,预计在2021年2月18日抵达火星。

我的“火星机票”:

我老婆的“火星机票”:

我女儿的“火星机票”:

我们有望见证3D打印的5大突破

3D打印又称增材制造,是这样一种制造成型新工艺,计算机根据数字文件指令,将一层层薄薄的原材料叠起来,最终得到一个空间实物。3D打印机的喷头可以精确地向指定方向释放物质,制造出复杂的结构,从珠宝到三层楼的住宅,都可以打印出来。



3D打印珠宝



欧洲第一座3D打印住宅,位于俄罗斯雅罗斯拉夫尔

- 阅读剩余部分 -

狗知不知道牛顿运动定律?



伊萨克·阿西莫夫(Issac Asimov,1920年1月2日-1992年4月6日),美籍犹太人,生物化学教授,科幻和科普作家,非常高产,写、编500余部书。

伊萨克·阿西莫夫(Issac Asimov,1920年1月2日-1992年4月6日)曾经同一个理论物理学家发生过争吵,那位物理学家否认狗知道牛顿运动定律。伊萨克愤怒地问道:“如果见到狗用嘴捕接飞碟,你还会那么说吗?”



《夸克与美洲豹》封面

盖尔曼评论道:

显然,那位物理学家和他所用的“知道(knowing)”一词各有不同的意思:那位物理学家所使用的“知道”,主要是指在人类科学活动的文化背景中学习的结果;而伊萨克所使用的“知道”是指贮存在基因中的信息,外加个体经验所得的学识。

人类主要靠个人或集体的智慧来获得知识,而其他动物则通过直接的基因遗传来获得它们生存所必需的绝大部分信息。那些经过数百万年进化的信息,是有时候被人们相当模糊地称之为“本能”(instinct)的东西。出产于美国部分地区的王斑蝶,“知道”怎样大规模地迁徙到墨西哥城附近长满松树的火山山坡上去过冬。

盖尔曼的科学启蒙



默里·盖尔曼(Murray Gell-Mann,1929年9月15日-2019年5月24日),美国物理学家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因对基本粒子的分类及其相互作用的发现而获得196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盖尔曼通晓的学科极广,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也是20世纪后期学术界少见的通才。除数理类的学科外,对考古学、动物分类学、语言学等学科也非常精通。

哥哥和父亲引导盖尔曼走向科学之路。

- 阅读剩余部分 -

专家谈:锻炼能增寿几何?

原文链接:How Much Longer Will Exercise Make Me Live?
本译文已发表于世界科学微信公众号

除了一些非主流生理学家,可以说在锻炼研究领域中,有百分之百的共识:锻炼有益健康。然而,对于一些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的人来说,“锻炼有益健康”可能没多大吸引力,更具吸引力的是“锻炼使人长寿”。

锻炼很无趣,但冒着死得早的风险不锻炼,这样真的好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一下,锻炼养生能让人多活多少年。下面就是几位专家各自给出的答案。

- 阅读剩余部分 -

宇宙究竟有没有边界?

原文链接:What's at the Edge of the Universe?
译文选自微信公众号利维坦,但重新做了配图。



都2019年了,单纯把火箭发射到外太空已经不再能满足人们的幻想,人类对于探索宇宙边界的情绪正在变成一种急迫的期待,而那些日常琐事,比如坏天气、拥挤的地铁,或者担心一下自己的大腿会不会发生癌变,无聊的地球生活正在催生热血的太空梦。

但是在宇宙的边界,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你呢?当我们讨论这个宇宙边界,它到底是一种边界线呢,还是一个大到无法想象的天花板呢?或者,无论是边缘还是天花板,它真的存在吗?在本周的“Giz问答”栏目中,我们找来几位面向宇宙学的物理学家,希望和他们一起找到答案。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