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学史哲与评论 下的文章

温伯格直面了什么——《南方周末》评《仰望苍穹》



斯蒂芬·温伯格(Steven Weinberg,1933年5月3日-2021年7月23日),美国理论物理学家,因提出电弱统一理论于1979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斯蒂芬·温伯格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还是一位富于挑战精神的作家,其影响超出了自身的专业范围,而为哲学家、社会学家、文化学者及公众所关注。遗憾的是,他在中国的知名度远不如另一位斯蒂芬——斯蒂芬·霍金。

  

- 阅读剩余部分 -

曹昌祺教授千古

昨天在全国大学物理教师交流群里看到了曹昌祺教授的讣告。

曹昌祺教授的讣告

我对曹昌祺教授略知一二,大学时候翻阅过他的电动力学教材。现在,想多了解一下曹昌祺教授,寄托哀思,网上却搜不到多少信息。

根据《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理学编——物理卷·曹昌祺》整理出此文,以表缅怀之情。

- 阅读剩余部分 -

费曼父亲是如何培养孩子的科学素养的?



费曼

理查德·菲利普斯·费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1918年5月11日-1988年2月15日),美国理论物理学家,以对量子力学的路径积分表述、量子电动力学、过冷液氦的超流性以及粒子物理学中部分子模型的研究闻名于世。因对量子电动力学的贡献,费曼于1965年与朱利安·施温格及朝永振一郎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费曼在世时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科学家之一。1999年,在英国《物理世界》杂志举办的130位世界顶尖物理学家参与的票选活动中,费曼跻身十大有史以来最伟大物理学家之列。

费曼还因他的半自传《别闹了,费曼先生!》和《你在意其他人想什么》,拉尔夫·赖顿的《去图瓦还是被捕》以及詹姆斯·格雷克的传记《天才:理查德·费曼的一生与科学事业》(Genius: The Life and Science of Richard Feynman)而在公众中颇有名气。



《发现的乐趣》封面

《发现的乐趣》(The Pleasure of Finding Things Out)是湖南科技出版社在2005年引进翻译出版的一本书,这本书收集了费曼的一些访谈和演讲。这本书的第一篇文章是费曼1981年接受BBC的专访,其中分享了他的父亲对他的影响,非常有启发意义。

费曼的父亲是个商人,但对科学很有兴趣,也是费曼的科学启蒙老师。费曼是小自己10岁的妹妹乔安·费曼(Joan Feynman,1927年3月31日-2020年7月22日)的科学启蒙老师,影响乔安成为著名天体物理学家。

费曼的父亲是如何做到的?请看费曼的讲述。

- 阅读剩余部分 -

学术会议高手速成 之 七种武器

复制自杨威的博客

学术江湖,虽无刀光剑影,却有血雨腥风。博士路上,漫漫修远,切磋技艺印证武功街头火拼胡同拍砖,大小战役,不可计数。一年数度之大型学术会议,更是群雄争锋之处华山论剑之时。回首五年江湖,西窗残阳似血,不胜唏嘘。暗观镜中博士帽上缨穗,犹感血迹斑斓,森然欲滴。遂决意退隐江湖葬剑青山,立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再不过问学术界的是非恩怨。此五年心智武功,尽录于此,拳拳之心,皆为君故,诸位好生研习修炼,笑傲江湖之日,长歌烈酒,勿忘相邀。

- 阅读剩余部分 -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Shotgun Seminar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园区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有一种特殊形式的Seminar,称为“Shotgun Seminar”。规则是这样的,提前一周公布主题,想参加的人都要为这个主题做好演讲的准备,Seminar开始前,所有与会者各自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纸片上,投入一个箱子里,主持人将箱子充分摇晃,然后从中随机抽出一个名字,然后被抽中者上台演讲。形式这个规定能够确保每个人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可以有充分的讨论。你说只想来听一听,不打算上台讲,对不起,不接待。

1982年,某次Shotgun Seminar出了个小意外,Seminar开始前几分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82岁的荷兰天文学家扬·奥特尔(Jan Oort,1900-1992),他端着杯咖啡,热切地要听报告。这让Seminar组织者为难,拒绝吧,人家是学界大牛,普林斯顿来访的贵宾,同意吧,就坏了Shotgun Seminar的规矩。



荷兰天文学家扬·奥特尔(Jan Oort,1900-1992),在银河系结构和动力学方面有重要贡献,射电天文学先驱之一。

会议组织者最终决定给奥特尔解释清楚规则。奥特尔问主题是什么,组织者说是星球环绕银河中心运行轨道的稳定性研究的新进展。奥特尔说,没问题,把我名字放进箱子吧。

这次Seminar没有抽中奥特尔,但他在Seminar中表现非常积极,提出很多好的问题。Seminar临结束前,奥特尔站起来,走到黑板前,用十分钟的时间做了个总结,与会者表示,这十分钟是最有收获的十分钟。

参考:



《全方位的无限》

苗兵:理论物理是个技术活



苗兵,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冯新德高分子奖(最佳文章提名奖)获得者。

师兄苗兵在微信朋友圈贴了他读的书照片,内容是朗道的回信,鼓励写信者不要自我怀疑,勇敢追求理论物理。苗兵师兄贴图如下:



苗兵评论:朗道书信充满了真诚,无论士兵、工人、大学生,都可以向他请教,而他的回信耐心细致,不是敷衍,而是真正关心对方的命运。朗道相信,每一个在物理学方面有才华的人,只要勤奋工作,都能够成为理论物理学家。

有同事回复:骗小孩子的话你也信?

苗兵回复:我信。我的看法,做任何工作都落实到技术,理论物理也不例外,而技术可以训练。正常的理论物理工作者,技术重于思想,技术也会产生思想,带来进步。理论物理这种基础学科充斥天才的传说,这些人类的宠儿有,但是少,他们的技术和思想是同时出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