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讲类比思维



只要是人类的思考模型,都必然体现的是一个残缺的世界,都必然忽略了真实世界的某个部分。

理解了这一点,你就明白了,什么叫一个人的认知优势?就是,当绝大多数人都在用某种模型思考问题的时候,你能在关键问题上用不同的模型思考问题,你就容易获得认知优势。为啥?因为他们丢掉的、忽略的、残缺的真实世界的某个部分,你通过转换模型的方式,又能捡起来了。你看到了他们没有看到的东西。你当然就有优势。

这就是查理·芒格一直在说,一个人要有多元思维模型的原因。一个认知模型的残缺要靠其他认知模型来弥补。

加拿大的老喻,在他的微信公众号“孤独大脑”上又发表了一篇文章,讲的是类比思维,就很有意思,也能印证我刚才说的那个观点。

老喻就先端出来一段著名的话,这是特斯拉的老板伊隆·马斯克讲的。有一次他参加节目,主持人就问,你怎么做那么多事,事和事之间也没啥关系,每件事还都能做那么大,你是怎么做到的?



伊隆·马斯克

伊隆·马斯克说:“我在想,存在着一种好的思维框架,那是物理学的东西,有点像第一性原理。把事情缩减至其根本实质,并从那里开始往下推论。这和类比推理正好相反。”

这段话很著名。但是,一般我们都只注意到前面那个词“第一性原理”,很少有人注意到他提到的类比推理。伊隆·马斯克下面还有一小段解释的话,他说:“我们一生都在做类比推理,这基本意味着复制别人对待微小变化的方式。”言下之意就是这种方式不能创新,尤其不能做大的创新。

这是啥意思?我们来关注这个词,“类比思维”。

你看,人类的思维方式基本就是三种。

第一种:演绎。这筐苹果都是坏的,所以,里面任何一个都是坏的。这是从一般到特殊的推理;

第二种思维方式:归纳。这筐苹果我每一个都看了,每一个都是坏的,所以这筐苹果都是坏的。这是从特殊到一般的推理;

这两种推理方式我们很熟悉,但实际上,我们平时用到的很少的,我们真正经常用的是第三种:类比。就是刚才伊隆·马斯克说的类比推理。简单说就是,拿一件事来理解另一件事。它不是从一般到特殊,更不是从特殊到一般,它的本质是从特殊到特殊。

举个例子,有人会说,你看向日葵每天都朝向太阳的方向,所以一个公司每一个员工都应该团结在公司领导的周围。这就是类比。

还有我们经常说的,“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这也是类比。你发现没有,两件事完全不挨着,我们连在一起说,但是听起来好像就有了说服力。

我们还会说,马云创业的时候在洗手间用一分钟就搞定了投资人,所以如果你想创业,就应该学会在1分钟内把企业价值跟投资人说明白。这个听着也有道理吧?其实这仍然是两件毫不挨着的事。至少据我所知,绝大部分投资人不会因为你一分钟的发言,就给你投资的。你说得再精彩也不会。

最典型的类比思维,就是中国人讲的阴阳五行。世界上有五种基本物质,金木水火土;所以,人体里也有五脏,心肝脾肺肾;人脸上有五官,耳目鼻舌口;音乐有五音,宫商角徵羽;人有五情,喜怒悲恐思等等。根据五行理论,这些都是能一一对应上的。但你看这不是从特殊到特殊吗?他们本质之间没有关系,但是我们就这样思考推理过来了。



五行相生相克

你可能会问,你说这个的意思,是说类比思维不靠谱吧?错了,类比思维,不仅靠谱,而且就是我们的日常行动指针。

比如,我们在生活中会找一些榜样,向他们学习一些方法。商学院教的案例课,也都是告诉你别的公司在历史上做了哪些成功的事,你听了也会有启发。很多创造发明,其实都是类比思维的结果。

以别的事为出发点,来类似地思考自己的事,这是人类获得新知识,新灵感的最好方式。

比如当年我做记者的时候,采访过一个国产汽车企业的老板,我问他每一项车型是怎么决策的。他说,我们还很小,我们哪会决策什么车型?我就跟着丰田干。他们推出什么样的车型,我就跟着推出什么样的车型。我知道的,丰田为了推出一项新车型,背后是花了好多钱做市场调研的,我花不起这笔调研费,我就跟着他推出新车,准没错。

这是很难得的老实话。我们这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用类比思维,在别人的事情上做跟进,或者是做改进。我们的成就也基本都是这样获得的。

但是问题来了。还记得我刚才引用伊隆·马斯克的话吗?他分明是在说类比思维只是在复制别人的微小变化,很难做出大的创新。这又是为啥呢?

因为类比思维,让我们以一个过去的事、别人的事、近处的事、不相干的事为基础思考自己的下一步要做的事。这个思考方式容易让我们迷失在和自己当前要干的事完全无关的世界里。

我举个例子,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变得更好,这很正当,是自己的事,对吧?但是,我们通常不会这么表达,我们经常会把他表达为别人的事,是在别人的价值坐标上的事。

比如,我们会表达成增长,啥叫增长?这是以过去为起点。比如我们会表达成赶超,这是以别人为坐标。比如我们会表达成创新,这是以现状来衡量。

你看,好像没有类比,我们都没有办法定义自己在干什么,想干什么。所以,类比思维只能做微小改变,它是有缺陷的。那怎么办呢?

这就是伊隆·马斯克讲的第一性原理的作用了。你盯住那些古老的、远处的、从来不变、甚至干脆就是物理定律的原则,用它们来当坐标系啊。

这么说有点抽象。我们拿围棋来举例子。

懂围棋的人,会告诉你,这一手叫“飞”、那一手叫“跳”、这一手叫“尖”、那一手叫“粘”。这不都是以棋盘上现成的某一个子为坐标和原点,来定义我门下一手吗?这不就是类比思维吗?

你可能会说,我不下围棋,我不懂这些词。对了,不会下围棋就对了。因为你不会下围棋,你看到的每一手棋都是下在棋盘的某个空白的位置,下了一手棋而已。你不会说它是飞、跳、尖、粘,因为你不知道原来的那个坐标。

你说这不是无能么?人工智能,就是打败人类棋手的AlphaGo就是这么下棋的。对,就是像你这样的外行这样思考问题的。它每下一步棋,并不考虑和上一步的关系。它不做类比它只是在计算这一步走在棋盘的哪个地方,取胜的概率最大。它的思考,只有一个坐标系,就是赢的概率。上一步对它没有影响。



AlphaGo 的 Logo

所以你看,人工智能对人类棋手的优势不只是计算速度,还有这种思维模式。它不是类比思维,它是盯死一个远处的唯一的第一性的目标在做决策。

回到现实中,这个思维模式的区别也很明显。就拿我们做的这个得到App来说,我们有两种思维模型可以用。

第一种,我们根据数据、根据同行、根据销售额、根据利润率、根据增长要求,来决定下面做什么。这无可厚非,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是这么思考问题的。这就是常用的类比思维。根据别人,根据过去,决定自己。

当然,还有第二种方式,就是只盯住一点,我们要把已经存在的几千年的知识服务产业,利用新时代的技术再重做一遍。做这个时代最好的知识服务产品。请注意,这不是自我标榜,这只是我们锚定的第一性原理,就是我们找到的那个唯一的、古老的、远方的目标。

那请问,我刚才说的两种经营方式,两种思维模型,哪种能打造出一家真正有价值的公司呢?这个答案其实你心里已经知道了。

现在你明白了伊隆·马斯克那句话的意思。类比思维会带来一些小的变化,但是只有切换一个思维模式,锚定第一性原理,才会带来大的创新。

你看,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思维方式可以包打天下,我们需要的是多元思维模型。刚才老喻在那篇文章里,有一句话特别好,他说,类比思维也挺好,但它只是你思考问题的脚手架。建筑造好了,千万别忘了把脚手架拆掉。因为那不是你要的东西本身。

原文链接:摆脱“类比思维”

标签: 类比思维, 第一性原理, 伊隆·马斯克

添加新评论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