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柏林院士千古

3月7日,在“软物质生物物理老师联盟”微信群了解到,郝柏林院士仙去,心理颇不平静。

郝柏林院士是我非常崇敬的物理学家。最佩服的一点是,游刃有余多个大相径庭的方向,每次转变研究领域,都是华丽转身。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郝柏林院士的真身,是在2011年南京师范大学第一届全国统计物理与复杂系统学术会议上。他做的大会报告,讲自己如何深入到生物领域。讲得极富有热情,非常有感染力。我觉得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到好奇心驱动的科学家的风采。他讲,物理学家投身生物研究,应该真正了解生物体系的实验数据,而非仅仅处理一些简化的模型。他讲,自己对大肠杆菌DNA数据有多么多么熟悉,自己能熟记多少细菌的拉丁名字。与我见到的另外物理学家研究生物却鄙夷生物学,很不一样。

南京师范大学统计物理与复杂系统学术会议闭幕式上,郝柏林院士即兴发言,可以看到他风趣幽默的另一面。讲学科或大或小的进展,穿插着大牛或根本不牛的掌故,饶有趣味。讲自己的学生的工作,深情回忆学生的投入的状态,满面洋溢着满意、自豪的神情。郝院士还讲了一些中国物理学会的一些历史,谈到文革时期,中国物理学会停摆。来自台湾的胡进锟站起来讲,中国物理学会播迁到了台湾,从来没有中止过活动。郝院士付之一笑。

汇总一些郝柏林院士相关信息:

郝柏林的个人网页

郝柏林的博客:HaoBlog

复旦大学讣告:深切缅怀郝柏林先生

理论物理所研究员刘寄星:我所知道的郝柏林

郝老师的学生们:从理论物理到理论生命科学——怀念恩师郝柏林先生

中国物理学会《物理》编辑部:送别郝柏林先生

微信公众号京师物理:深切悼唁郝柏林先生逝世

微信上此文评论里有北师大涂展春老师转发的邮件。

欧阳钟灿院士的邮件说,郝柏林院士去世前一天晚上,还在与同事发邮件讨论他们合作的著作,去世当天上午还在笔记本电脑工作。下午去世。

欧阳钟灿院士的邮件还回忆郝柏林院士与自己的师生情谊和对自己的知遇之恩。1985年,欧阳到理论物理所做博士后,在郝院士指导下发表人生第一篇PRL。郝院士在厦门出差期间,专门动员在厦门工作的欧阳太太调动到北京,还去说服欧阳太太的领导同意调动。欧阳从国外做完博士后,申请理论物理所的职位,理论物理所多数人认为,欧阳做的生物膜研究不是理论物理,郝院士力排众议,引进欧阳。

葛墨林院士的邮件:

得知老郝去世,犹如雷击。一月份我还在泰康看望他和张大姐,他身体看不出问题。春节前两天,问候他,他还幽默回信。谁知竟成永别。我非常难过!

老郝是我们物理界的中流砥柱,在学术水平,治学严谨,在我国开创新分支等方面是们表率。他严于律己,是学术界中歪风邪气难以入侵的大墙。

老郝对我说,亦师亦友,他的关怀,帮助和提携,大恩大德,我终生永志不忘。如果有来生,我祈愿再做他的好友或学生!

让中国物理学史永远记住郝柏林这个名字!

老郝不朽!

标签: 郝柏林

仅有一条评论

  1. tensor tensor

    走好

添加新评论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