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尔曼的科学启蒙



默里·盖尔曼(Murray Gell-Mann,1929年9月15日-2019年5月24日),美国物理学家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因对基本粒子的分类及其相互作用的发现而获得196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盖尔曼通晓的学科极广,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也是20世纪后期学术界少见的通才。除数理类的学科外,对考古学、动物分类学、语言学等学科也非常精通。

哥哥和父亲引导盖尔曼走向科学之路。

哥哥的影响

盖尔曼的启蒙教育得归功于大他9岁的哥哥本(Ben)。盖尔曼3岁的时候,哥哥就教他认饼干盒上的字,还引导他观察鸟类、哺乳动物和采集昆虫、植物,讨论物种如何通过进化而联系在一起。 这使盖尔曼开始欣赏到自然的多姿多彩,并对多样的自然组织成一个统一和谐的整体感到惊奇。有意思的是,盖尔曼的对头费曼也有类似的童年,费曼由爸爸带着观察和思考自然。

童年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给盖尔曼留下的最深刻的认识是,物种之间有着严格的分类。也给盖尔曼内心深处埋下一颗种子,使盖尔曼成为物理学家之后,经常思考物理学的基本规律如何解释物种形成。

盖尔曼还随哥哥经常参观博物馆。他们兄弟可不是走马观花得看,他们学会了认读用埃及象形文字写的碑文。他们出于好玩而学会了拉丁语、法语和西班牙语的语法。他们不满足于多学一门外语,深刻研究了这些语言的演化。

世界的统一性深深打动了盖尔曼。他有热情了解这个世界并欣赏它,而不随心所欲地将它分割成若干部分。在盖尔曼看来,自然科学、社会行为科学、古典语言与文学及艺术等领域并无显著的差异。虽然专业化是文化发展的一个必然的特征,但它仍需以各学科思想之间的统合作为其补充。但盖尔曼还是对科学高看一眼,他认为,在人类文化中,科学担当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各种学科思想大统合的一个突出的障碍是,横亘在那些能自如地应用数学的人和那些不太懂数学的人之间的一条分界线。盖尔曼觉得自己很幸运,在很小的时候就受到了定量思考这样一种习惯的熏陶。

父亲的影响

盖尔曼学了物理和数学,很大程度上受到父亲鼓励。

盖尔曼的父亲从当时的世界顶尖名校维也纳大学辍学移民美国,过着很捉襟见肘的生活。后来,盖尔曼的父亲有了自己的生意,办了一所语言学校,教新移民学语言。可惜,后来赶上了大萧条,在盖尔曼三岁的时候,学校倒闭。盖尔曼的父亲在银行找了一份工作,虽然薪水不高,好在收入稳定。

盖尔曼的父亲对数学、物理和天文学很感兴趣,他每天总要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学习,熟读狭义、广义相对论方面及膨胀宇宙方面的书籍。在父亲的鼓励和影响下,盖尔曼对数学发生了兴趣,开始自学数学。盖尔曼还形成了对数学的品味,能感受到数学的自洽性和严密性。

盖尔曼不满15岁就申请大学了。申请的是耶鲁大学。盖尔曼父子讨论专业。

盖尔曼:报考古学或语言学,我喜欢。
盖尔曼父亲:喜欢不能当饭吃,这样的专业不能报,找不着工作。建议报工程类专业。
盖尔曼:工程类专业是不可能报的,饿死都不报。毫无工程天赋,设计什么什么散架。饿不死也会被人打死。
盖尔曼父亲:折中一下,报物理吧。
盖尔曼说,物理枯燥乏味没意思。
盖尔曼父亲:那是中学物理没意思,前沿物理不一样。相对论、量子论,激动人心,令人心驰神往,闪耀着理性之美与智慧的光芒。
盖尔曼:成交。反正入学了还有机会改专业。

盖尔曼入学之后没有改专业,反而逐渐对物理学着迷了。关于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父亲的观点是对的,这些基本原理的优美深深地体现了自然界的美。

总结

生二胎对孩子成长很有好处。

父母要有水平才能为孩子提供高质量建议。

本文整理自《夸克与美洲豹》。



《夸克与美洲豹》中文版封面

标签: 盖尔曼

添加新评论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